第006章(1 / 4)

绯闻恋人 昭乱 2812 字 7个月前

在签下合约的第三天,秦郁绝抽空回了趟柳川市。

因为这天是自己母亲的生日。

从潼市到柳川市大概也就高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到家里的时候,秦母正在忙前忙后地准备着午餐,听见开门声,头也不回地扬声道:“郁郁回来了啊,快去把桌上的蛋糕分两块给你爸和姐姐。”

秦郁绝放下手中的东西,点了下头,走到茶几处切下两块蛋糕装盘,然后放在了柜子上秦且离和父亲的照片前。

她安静地看了会儿,然后俯下身,轻轻地说:“爸,姐,我回来了。”

无论是什么节日,亦或者是谁的生日,妈总会记着姐姐和父亲那份。

就好像,他们还在一样。

“这段时间工作还辛苦吗?”

秦母忙活完,就这围裙擦了擦手上的水,走到秦郁绝身边,上下打量她几眼,伸手捧住她的脸,语气里带着些心疼:“我看看,都瘦了。”

秦郁绝笑着握住秦母的手背:“哪呢,经纪人还说我最近要减些肥。”

“减什么肥?拍戏不要身体啊。”

秦母没好气地捏了捏秦郁绝的脸,然后抬手轻拍了下她的后背:“去房间里歇着吧,饭做好了我喊你。”

“好。”

秦郁绝笑着,赖在秦母肩窝撒了个娇,然后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卧室小睡一会儿。

途经走廊的时候,发现秦且离房间的房门正开着,似乎是在通风。

里面的东西摆放地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就连书桌上的花还是新鲜的,仿佛这个屋子里的人依然还在一样。

秦母曾说:“如果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还不记着他们,他们恐怕就真的不在了。”

所以这么多年,一直留着这些东西,从来没有收拾起来。

就好像不想忘记一样。

莫名的,秦郁绝鼻尖有些发酸,她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书柜上摆着一本日记,是秦且离生前的日记,内页的纸张已经起了皱,看上去似乎是被人翻看了许多遍。

秦郁绝伸手拿下,坐在床上翻开一页——

【2008.7.9我遇见了一个人,想要拼尽全力朝着他靠近,这是我的私心。X,他的姓氏,我想把他写进日记里。】

【2008.11.12他记得我的名字。】

【2008.12.21他回应了我的感情,这应该是我经历过的,最温暖的一个冬天。】

……

【2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