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1 / 5)

绯闻恋人 昭乱 3329 字 7个月前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谁都看得出来,秦郁绝这明显是存心在气谢厌迟。

然而谢厌迟却一言不发,只是迈开步子走到秦郁绝身旁停下,然后俯下身看着她的眼睛。

在许久的沉默后,他突地笑了声,拖腔带调地说:“装傻呢?你觉着我是来监工的?”

秦郁绝明知故问:“不然呢?”

“话说明白也行,”谢厌迟压低声音,尾音带着些磁沉,“如果我不主动过来找人,难道还等喜欢的小姑娘来找自己吗?”

说到这,他顿了下,然后低笑一声:“我等不及。”

看似轻挑的话,却让人感觉不到半点虚假和玩笑。

秦郁绝所有的话都被堵在嗓子眼,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想要作弄谢厌迟的心思顿时没了个干干净净。

她抿唇,只字未说,只是转过身看向导演:“开始拍吧。”

这场戏还是用了借位的方法进行拍摄。

但即使这样,以秦郁绝的演技,还是能将那种旖旎和痴缠的氛围演绎得恰到好处。

即使两人演得再好,围观群众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谢厌迟身上。

他表情看上去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姿态慵懒地靠着墙,目光径直地望向秦郁绝。

但仔细看,却能发现眸中翻云覆雨般的压抑和阴沉。

在戏进行到耳畔厮磨这个环节时,谢厌迟垂下眼,直起身,离开了现场。

虽然一句话没说,但大家心里还是有了答案。

男人该死的占有欲。

这场戏一遍过。

拍完后,商子辰终于松了口气,然后迅速退后一米远的安全距离。

好在这位祖宗给自己留了一条命。

秦郁绝和导演以及工作人员礼貌地道了声谢,然后转过头扫了眼身后。

谢厌迟不在。

唐小棠给她递了瓶水,然后小声耳语:“我看到谢先生往私人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秦郁绝拧开喝了口,反应平平:“嗯。”

然而等唐小棠忙着去清理东西的时候,秦郁绝将水放下,然后转身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为了避免有居心不良的人安装摄像头,片场的洗手间分了私人和公共。

今天是拍摄的最后一天,大多数演员早就杀青离开了,所以私人洗手间此刻也空空荡荡的。

秦郁绝没看到谢厌迟。

她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手,然后撑住洗手池,垂下眼似乎在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