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偏科生(1 / 3)

监考老师停下了批改试卷的手,微微皱眉,有些失望,“抄都懒得抄了吗!”

身为老师,她知道考试上的最后半个小时意味着什么,在她看来,周之舟这就上升到了态度的问题,彻底没救了。

一个差生不可怕,可怕的是一颗自甘堕落的心。

周之舟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考场,讲台上留下了一张考卷。

监考老师叫李荣亚,她没有管离去的周之舟,在她看来,正是因为一部分学生的差劲,才凸现了另一部分学生的优秀。

而后不经意的瞟了眼试卷,可就这一看,她却愣住了。

试卷除了古诗词外,其他空子都写的满满当当,当然这不是让她愣神的原因。

主要是这上面的字,这字...写的有点好。

好吧,说好有点埋汰它了,应该是相当不错。

字形正倚交错,大小开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

虽然术业有专攻,她身为一位数学老师,不知其中对错如何,可单论这副字,在她看来,就不是这个考场的学生能写的出来的。

看了眼姓名和班级,高三四班,周之舟,在她的印象里没有这个学生的信息。

或许是个严重的偏科生吧!李荣亚如是想着。

考试依旧继续,而周之舟一个人放松的走在校园里,他没有着急回教室看数学公式和题目。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晃荡,走着走着,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三号考场外。

看着里面低头做题的赵宇欣,周之舟有些出神。

不要觉得他这行为很没出息,事实上这都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表现。

这就好比大家经常会看到一些老年人,他们往往独自坐在某个树下的台阶或是公园长椅上,看着周围结伴的家人,戏耍打闹的孩子,静静发呆。

因为那里到处都有他儿时的身影,有着回不去的青春与怀念。

逝去的人,变幻的物,一幅幅深刻的画面在他们的脑海里一遍遍的摧残着那颗满目疮痍的心,而那永恒不变的就只有这那冰冷的光阴。

周之舟活了大半辈子,虽然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可还是很感触这些。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大概这样看了十几分钟,里面的赵宇欣似有所查一般,看向了窗外,见到外面的男孩时,愣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周之舟也微笑回应。

然后,接着看了看已经完成的试卷,起身交卷,走了出来。

“不怕挨老杨骂吆!”